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医改:利益博弈“探秘”

医改:利益博弈“探秘”

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浏览(138) 2019-10-09

探索医改“利益”博弈“奥秘”医改政治经济学依然在路上,需要不断探索和努力。

医改新时代,以人民健康为中心,医保DRG支付制度改革在即,各级政府对医院财政投入,对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发力,医改千条线医院一根针,医院改革直接影响着医改的成败,经济问题是医改绕不去的“坎”,探索医改“利益”博弈“奥秘”,探寻卫生经济规律。

一、医改相关利益方博弈“奥秘”

1、政府要“公益”

2009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作出深化医改的重大决策,医改是最大的民生,涉及到社会公平正义,进而影响到社会的和谐稳定,是重要的政治问题,各级政府对医改的财政力度加大,十年医改政府累计投入近10万亿元,年均增长近15%,投入巨大,涉及面广,关系千家万户。全国政府医疗卫生资金从2009年4510亿元增加至2018年1.57万亿元,累计支出将近10万亿元,年均增长14.9%,比同期全国财政支出增幅高出2.4个百分点。

政府医改诉求:民众医疗权益保障。

2、医保要“控制”

数据显示,新农合人均财政补助从2003年20元起步增加到520元,增长了25倍。基本医保参保人户达到13.4亿人,覆盖95%以上的居民。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加快,全国有近50%地区的城镇职工参保人员退休率达到30%;医疗费用增长太快,疾病谱已转换为慢性病、心脑血管、癌症等,医保基金的有限性,与民众对医疗需求的无限性,与医院对收入驱动的无限性,矛盾日益突出,提高医保基金安全和使用效率成为医保关注的重点,基于DRG病种付费试点改革紧锣密鼓,解决医改焦点和难点。

医保医改诉求:医保“基金安全和使用效率”。

3、民众要“满意”

资料显示,2008年,三级医院诊疗人次数占总人次数的38.7%,分级诊疗制度推行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大医院,2017年,这一数字上升到53.7%,三级医院诊疗人次数10年间增长了1.78倍。患者集中到大医院看病,导致医疗费用增长速度居高不下,卫生总费用增长了2.62倍,增速远远超过GDP。导致民众感觉“看病难和看病贵”,对医改的获得感不高。

民众医改诉求:缓解“看病难和看病贵”增强就医获得感。

4、医药企业要“商机”

随着医保部门战略性购买发力,“4+7”药品集采,耗材集采,对医药市场带来了重大的冲击,医药供应商大幅度降低药品耗材价格以价换量,但依然更加关注缺乏了“回扣”市场润滑剂,市场份额的问题。

供应商医改诉求:“市场和利润”。

5、医院要“效益”

医改千条线医院一根针,药品零加成、耗材零加成,切断了“以药补医、以材补医”机制,但是由于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滞后,加之近年来受宏观经济的影响,财政医疗卫生投入增速放缓,稳定增长的投入机制尚未有效建立,医院作为经济独立体,更多的考虑经济问题,逐利机制依然突出。虽然建立了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制度,加大医院“面子”激励,经济问题依然是绕不过的难题。

医院医改诉求: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6、医务人员要“待遇”

医院是医改的“最后一公里”,医生是医改的“最后一米”,医改政策的落地需要医务人员的支持和拥护,医务人员面对医疗行业技术难度大、风险高、担当重的强大压力,如何建立符合医疗特点的薪酬制度是大命题,对于医务人员价值认可是关键核心问题。不让医务人员关注经济回归公益,专心于合理诊疗服务,年薪制是不是符合目前现实,如何建立医务人员绩效考核评价机制,依然是医院绩效考核中的难题。

医务人员医改诉求:关注价值认可和待遇提升。

二、博弈“奥秘”大揭秘

1、政府主管部门加大对公立医院的监管,建立合理的绩效考核制度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各地要建立绩效考核信息和结果部门共享机制,形成部门工作合力,强化绩效考核结果应用,将绩效考核结果作为公立医院发展规划、重大项目立项、财政投入、经费核拨、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医保政策调整的重要依据,同时与医院评审评价、国家医学中心和区域医疗中心建设以及各项评优评先工作紧密结合。绩效考核结果作为选拔任用公立医院党组织书记、院长和领导班子成员的重要参考。国办发〔2019〕2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明确提出,二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年度即将发布实施。政府构建了全面的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体系,倒逼医院“公益性”回归。

2、医保发挥杠杆作用,加大支付方式改革

无论是抗癌药扩容、国谈降价,还是4+7统一采购招标,医保战略性购买发力明显。特别是全国4+26共30个地市的国家医保DRG试点全面启动, 基于价值医疗驱动的医疗支付制度改革,成为医改新时代的“主旋律”。DRG收付费制度改革,对医药行业、医院、医务人员必然带来了较大的影响和冲击。

3、民众重健康、少生病

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国家层面出台《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促进以治病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转变,基本医疗保险本着“低水平、广覆盖、保基本”的原则,由政府、社会、个人三方合理分担费用,是“保”不是“包”,让群众认识到“每个人是自己的健康第一责任人”,充分发挥个人在推动医改进程、参与健康行动中这个最为关键的要素,努力使群众不生病、少生病,才是最大“福祉”。积极参加商业医疗保险,防患于未然,必然成为众多民众的选择, 商业医疗保险将迎来重大发展机遇。

4、医药企业要调整发展方向

面对医保战略性购买发力,医药企业要适应“优质低价、以价换量”。医院未来随着医保DRG支付制度改革推行,对药品、耗材成本管控驱动力日增,医药企业即将迎来医院杀价冲击,倒逼医药企业回归药材治病功能,靠“回扣”促销提高市场竞争力的时代,随着法制的健全,将会“一去不复返”。

5、医院管理要精细

新医改时代,医院管理指导思想必须从“以医疗为中心”向一切围绕“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转型,从“粗放式规模增长模式”向“内涵质量效益型增长模式”转型。从过分侧重收入或项目多少提成的“多劳多得”绩效激励制度,向体现“岗位工作量、医疗质量、医德医风、病人满意度”等多维度转型。向精益管理要效益成为医院管理的大趋势。

6、医务人员观念转变

目前政府对公立医院实行工资总额管控,工资总额取决于对医院绩效考核的结果而定,但薪酬调整早已被提及。人社部发〔2017〕10号《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持动态调整与合理预期相结合。在确保医疗机构良性运行、基本医保支出可承受、群众整体负担不增加、提高医疗服务水平的基础上,动态调整公立医院薪酬水平,与国民经济发展相协调、与社会进步相适应。受政府考核、医保控费、财政投入放缓、医院运营压力等因素的影响,医院增收遇到“天花板”瓶颈,医务人员应该认识到,待遇调整需要与社会和谐互动,价值的认可更多需要走出医院“围墙”,向多点执业、支援基层要待遇提升,甚至是自由执业,这已经成为现实的命题,需要医务人员调整合理的“期望值”。

总之,医改是世界性难题,涉及面广,利益调整难,牵一发而动全身,医改政治经济学依然在路上,需要不断探索和努力。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要有读APP
评论
0/500

共有0条评论

京ICP备1701311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93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极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 读要网All Rights Reservered    
( 本网站所有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增加回链 )

还没有账号?点击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