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公立医院改革的三个紧迫性任务

公立医院改革的三个紧迫性任务

来源:医管之窗   浏览(259) 2019-01-11

全国卫生健康大会传递出不少的医疗改革新信息,其中加强公立医院党的领导特别被强调。笔者以为这是继法人治理结构、建设现代医院制度的又一重大举措,对于医院组织职业化管理具有重要的标志性意义。

大家都知道医院职业化管理有三个层次三种水平,第一层次水平是岗位职业化,譬如医院管理改革前的院长分工负责制;第二层次水平是团队职业化,改革开放初期实行的是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这是团队职业化管理的体现。后来实行院长负责制这是对院长分工负责制的一种岗位职业化管理的改良,但由于弱化了医院团队职业化的管理,从而让院长权力得不到制约,形成了一种能人治院的模式,既使医院得到快速发展,但也让院长职业生涯出现众多危机和损害。目前实行的加强党对公立医院的领导、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结构改革和建设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三项重要内容,可以看成医院职业化管理的第三层次水平,即组织职业化管理。

加强党的领导是医院组织职业化的表现形式

党是政治组织,上层建筑决定组织的灵魂,而经济基础决定组织的躯体。加强党对公立医院的领导,是医院组织的灵魂建设,也就是从强调岗位与团队管理的层次提升到强调医院组织管理的高度。管理不再以个人或者岗位群体的管理为特征,而是以组织管理为特征。笔者以为,加强党对公立医院的领导一定会在这样几个方面着力。

一是通过加强党的领导使医院组织的结构完善。过去是以职业化管理岗位设计为切入点,现在需要从党的组织建设作为切入点。过去院长是第一责任人,院长是职业化的,因此医院职业化管理会随着院长的变动而波动。现在提出恢复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院长成为执行者,医院管理就不会随着院长的变动而波动。而作为第一责任人的党委书记,永远不会是职业书记,而是受党的委派,执行党的决定,这就保障医院组织始终按照组织职业化的轨道前进。

二是通过加强党支部建设把组织职业化深入到基层团队。党对社会的领导最为成功的经验是基层支部建设。支部发挥战斗堡垒作用,为提升管理执行力构建了一个坚实的保障性机制。团队职业化管理在过去只是保障医院的运营与发展目标,而支部建设的机制,还要让医院管理富于人文与先进思想。也就是说团队不仅仅是靠医院的目标来激励,而是有统一的思想与行动来做保障。团队职业化管理过去要靠绩效机制,而现在还有党的基层组织机制,从而摆脱的以利益做为唯一驱动,必将带来医院团队职业化管理的革命性变化。

三是通过加强党员教育与管理深化岗位职业化建设。未来医院党组织必然会在骨干医务人员和管理人员中大力发展党员,也会将过去的单纯党员思想教育扩展到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的发挥。从而形成岗位职业化的标杆,扭转以岗位绩效管理做为管理驱动的被动,弥补岗位职业化管理的精神与人文动力,引领医院岗位职业化进步

法人法理结构改革是搭建组织职业化的框架

笔者认为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结构对于医院组织职业化建设来讲有几个重点的内容。

首先,医院管理办分离,通过设立医院医院管理委员会或董事会,来代表政府和社会公共利益,行使医院的重大决策,对医院运营管理实施监督与管控。

其次,医院去行政化,将医院建设成为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而不是行政化的组织结构,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于医院发展的需要,更加强调公立医院的公益化运营。

第三,医院人力资源社会化,更是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需要,通过去编制化,依靠组织的先进性,而不是依靠对人才的垄断性,通过先进组织设计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而不是依靠行政资源垄断人才。人力资源配置方式使公立医院组织焕发活力,通过与社会的人才交换传递公立医院的文化外溢和社会公益文化的内流。从而不断让公立医院组织更新与成长。

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设丰富组织职业化的内涵

医院组织职业化是基于系统的精细化管理原则。医院管理必然要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包括物质发展、文明发展、管理发展在内的整体性和融合性发展。现代医院管理也必然要继承和弘扬优良的传统成果,同时也要吸收最新和先进的当代管理成果,从而让传统与当代构成现代。

建设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主要内容目前一共有13项。从医院组织职业化来讲,最为核心的是医院章程。一个组织必然要有目标,而围绕目标设计的组织章程就是最高的组织法典。医院章程是医院运营与发展的法定依据,不会因管理人员的变化而变化,以保障公立医院不偏航向。看一个医院组织职业化的高度,可以去看章程。而要看医院组织职业化的水平,除了看章程外,还要看制度建设的体系化程度及其执行力,以及所产生的组织效果如何。

组织职业化管理水平还要看医院民主管理制度的健全性。现代组织的高度集中性,如果没有民主管理做基础,其决策将会是不科学的和武断的。只有在民主管理的前提下,才能让管理者有清晰和完善的管理思维,管理才不会毫无制约的拍脑袋、拍胸脯和拍屁股。

团队职业化管理是建立在岗位职业化的基础之上,而组织职业化又是建立在团队职业化的基础之上。组织职业化管理可以灵活运用岗位职业化与团队职业化的机制,让这二个职业化由原来的递进性管理变成一个平行性交互的管理,使岗位职业化和团队职业完美协同医院组织职业化管理。这样一个职业化管理发展的逻辑,证明我们四十年的医院管理改革方向是正确的,而且成效也是显著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原先的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过渡到院长负责制、到今天重新恢复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并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更高一个层面的循环发展。今天的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已经不能与当初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同日而语。

延伸阅读

价值医疗是以最少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医疗价值,被卫生经济学家称为“最高性价比的医疗”。价值医疗提倡医院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将患者的医疗费用、治疗效果和需求最大限度地考虑进来,从而为病人提供高价值的服务,同时也将有利于医疗费用控制。价值医疗是医院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价值医疗的内涵与发展历程

价值医疗从成本控制、治疗效果和患者需求三个方面出发,旨在降低患者治疗总成本、满足患者预期治疗效果以及照护患者生命与健康。

首先,价值医疗强调,患者治疗总成本不但包括了医疗费用等直接成本,还包括了时间成本、精神成本、交通食宿陪护等间接成本。因此,患者总成本控制是一个综合概念,要考虑到直接与间接成本,货币成本与非货币成本。

其次,价值医疗认为,满足患者预期治疗效果不仅包括病人对诊疗过程、医疗行为以及治疗结果的感受,还包含安全感、舒适感和尊严感的提升。

最后,在患者需求方面,价值医疗一方面关注对身体疾病的诊治,另一方面,也致力于给予病人精神慰藉,缓解心理压力,照护患者身心康复。

“价值医疗”(Value in Healthcare)一词最早是在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WEF)与波士顿咨询集团合作项目中提出来的。同年,中国政府联合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深化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建设基于价值的优质服务提供体系》的报告,标志着价值医疗在中国“诞生”。相比于以医疗机构为中心的传统医疗服务模式,价值医疗强调以患者为中心,致力于为患者提供连续性服务,创造更优的就医体验,同时加强费用管理。

当前医院发展的误区

价值医疗体系的构建,要求以患者为中心,着眼于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降低医疗成本,让患者以合理的价格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然而,当前我国医院发展存在不少误区:

一是,误以为医院规模代表价值医疗,医院规模化发展取向明显。目前,许多大型医院动辄数千张乃至上万张病床。实际上,医院存在一定的规模效应。规模过小和规模过大,都将导致医院运营缺乏效率。

二是,以医疗成本代表价值医疗,误认为医疗成本低,才是价值医疗。根据价值医疗的概念,医疗成本低,也不代表着就实现了价值医疗。

三是,医院内部部门、科室分割。当前,医院在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时犹如一座座孤岛,各自为政,无法构建以患者为中心的整合式的医疗服务。患者看病时首先思考的是如何选择正确的科室,而不是如何得到合适的、连续性的治疗。

四是,医院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其中,重要原因是大检查、大检验造成的过度医疗。目前,虽然医院整体上药占比逐年下降,但是检查、耗材占比却不断上升。当然,医院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还受医院绩效考核导向偏移、诊疗水平非同质化、临床路径流于形式以及项目付费约束性差等多重因素影响。

医院如何转向价值医疗

医院需要认识到,向价值医疗转型是医院发展的必由之路。宏观方面,医院须从以下几方面努力:

第一,鼓励患者全程参与。强调健康个人责任,提升患者在医疗过程中的知情权和决策权。

第二,构建医疗团队。医院内部建立跨部门合作、多学科交流(MDT)等模式。

第三,创新医院管理。在绩效考核指标中融入价值医疗文化构建、价值医疗管理流程、绩效方案优化等元素。

第四,改进医疗服务格局。建立健全医院专科联盟、远程医疗以及分级诊疗等医疗服务体系。

第五,健全医疗数据系统。建立健全医院成本数据、医疗方案数据、医院HIS数据、病案EMR数据、药械数据等数据库。

在微观方面,医院要着力推进绩效考核精准化、诊疗水平均质化、医患沟通平等化、临床路径规范化、耗材管理精细化等多个维度,从多个环节进行控制,从而达到最优成本效果,降低医院成本,减轻患者医疗负担。

未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医疗和智慧医疗等信息化建设将会助力医院“弯道超车”。医院在迈向价值医疗转型的进程中,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使得机器人护理、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等成为可能。同时远程诊疗将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促进各优势学科互联互通,给患者全新的就医体验,促进医疗待遇公平化和扩大服务可及性。

医保助力医院向价值医疗转型

医保在推动医院向价值医疗转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务之急是转变医疗保障政策的理念。医院转向价值医疗不但惠及患者,降低了患者治疗费用,更有利于节省医保基金支出。同样的医保基金支出,在医院实现价值医疗时,能够进一步提升参保人的获得感。

在理念转变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完善医疗保障政策工具。

第一,要建立完善的新医疗模式、新技术的准入和药品目录调整机制。医保覆盖范围决策不但要考虑新的医药技术、模式的治疗成本,还要考虑其非治疗成本,考虑其社会成本,真正实现以患者为中心,降低患者医疗相关的总成本。

第二,要进一步推进医保战略性购买,通过支付方式改革,使得粗放式的总额预付制度转向以按病种支付、按DRGs支付、按床日支付以及按绩效付费等更加精细化的制度,倒逼医院转向价值医疗。

第三,价值医疗并非一蹴而就的,在转型过程中,医保机构要密切监控医疗服务质量,确保价值医疗不走样。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要有读APP
评论
0/500

共有0条评论

京ICP备1701311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93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极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8 读要网All Rights Reservered    
( 本网站所有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增加回链 )

还没有账号?点击注册

×